巴塞尔历史

主要资料来源:瑞士历史词典

气势恢宏的斯巴伦城门(Spalentor)曾经是巴塞尔城墙的组成部分。
气势恢宏的斯巴伦城门(Spalentor)曾经是巴塞尔城墙的组成部分。

手斧、劳里克人和罗马人

最初人类在巴塞尔居住的痕迹源于旧石器时代中期(约130000年之前)。在青铜时代和铁器时代,莱茵河畔、老煤气厂(现诺华园)和明斯特山丘地区为居住重点。在公元前第一世纪,凯尔特人(劳里克人)将明斯特山丘用凯尔特式城墙防御起来,其遗迹在明斯特教堂供人观赏。在同一个地方,罗马人建立了劳里克殖民地 (Colonia Raurica),于三世纪扩建成罗马式城堡。该地区的罗马化过程从奥古斯塔劳里卡 (Augusta Raurica)(“罗马城”奥格斯特市,位于巴塞尔乡村州)开始在罗马皇帝奥古斯都手下进行的。罗马撤军之后,罗马人民在罗马式城堡落户,而阿勒曼尼人 在莱茵河北岸以及在奥格斯特市地区定居扩散。 “巴塞尔”这个名称首次在374年以书面形式出现,当时罗马皇帝瓦伦廷尼安一世正在“莱茵河膝盖”(即巴塞尔所在之处)停留。

向上

明斯特教堂、莱茵河大桥和同业公会

公 元七世纪已提及奥格斯特 / 凯撒奥格斯特的主教以及“巴斯勒埃”。当匈牙利骑士队于
917年攻击该城市并破坏加洛林王族的明斯特教堂时,主教丧命。十世纪末的赠与为主教国权利的基础。该城市很快加入了神圣罗马帝国。巴塞尔的主教赢得了皇 帝的青睐,其实证为亨利二世所创建的如今的明斯特教堂(于1019年建造)。巴塞尔侯爵主教通过贵族官员统治巴塞尔城市,包括司法权、税务机关、对市场的控制、铸币业、度量衡等方面。在十三世纪,巴塞尔侯爵主教 吩咐手下建设了一座横跨莱茵河的桥梁,并将其统治范围扩展到小巴塞尔。1392年,小巴塞尔与大巴塞尔合并。同时,巴塞尔市民在与侯爵主教的暴力和非暴力 冲突中争取了相当可观的自主权。市长、同业公会领导和理事会组成市政府,领导整个公共生活。因为巴塞尔市基本解除了主教的统治,因此也驳回了哈布斯堡王朝 在政治上的要求。这个政治和经济繁荣时期明显反映在代表性建筑之中:新市政厅(大约建于1340年)、军械库、罗恩霍父建筑、医院、同业公会建筑。

向上

教会理事会、大学和瑞士联邦

当瘟疫在欧洲扩散时,巴塞尔也不能幸免:1349 年瘟疫爆发,导致许多人死亡。人民认为犹太人是瘟疫爆发的原因,并将其统统烧死。七年后发生强烈地震。尤其是因此爆发的火灾对巴塞尔市造成了很大的破坏。此后不久,巴塞尔市由外部城墙包围建造,其中也包括了新建的郊外地区:圣约翰门、施帕伦门、圣阿尔邦门以及“达尔博罗赫”处的城墙一直保留到如今。在中世纪后期,教会理事会(1431年至1448年)给巴塞尔带来许多显贵和陌生人。其中有庇护二世教皇,他为巴塞尔创建了阿尔卑斯山以北的第一所大学。在经济方面,巴塞尔有两个有利于国外贸易的展览会,并且获得皇帝的公认展览会权限(1471年)。在外交政策方面,由于其主教的独立性,巴塞尔的联盟和领土政策十分积极,因此巴塞尔于 1501 年 – 跟沙夫豪森一样 - 加入到瑞士联邦之中。
 

向上

人文主义、书籍印刷和宗教改革

Erasmus von Rotterdam
Erasmus von Rotterdam

在过渡到近代的时期,例如鹿特丹的伊拉斯谟等学者以及例如汉斯•荷尔拜因和阿尔布雷希特•丢勒等艺术家来到了巴塞尔。伊拉斯谟将其主要作品在创新印刷师约翰内斯•弗罗本那里出版。为此,1433年以来在巴塞尔兴起的纸业创 造了相应的条件。纸业的最繁荣时时期是1500年左右,主要归功于Gallizian家族。1521年至1529年期间为十五个同业公会的统治时期。旧贵族家庭的统治阶级以及靠其养老金存活的阿赫特堡人失去了其政治影响力。1529年,通过同业公会的支持,新的信仰在巴塞尔传播,这特别是巴塞尔宗教改革人士约翰内斯•欧克郎帕丢斯的功劳。巴塞尔政府关闭修道院,并没收他们的财产,改变宗教信仰的人民在“破坏圣像运动”中摧毁了天主教信仰的象征物。

在历史上,巴塞尔曾经是瑞士甚至德国南部地区“宗教改革”的策源地和运动中心。轰轰烈烈的宗教改革运动正是以巴塞尔为起点,席卷了欧洲多个国家。因此,巴塞尔成为名副其实的“欧洲宗教改革中心”,多年来,“欧洲宗教改革之城”也始终被设定为巴塞尔的正式称号。

更多的项目相关信息

向上

移民、丝带和主权

从16世纪中期开始,来自意大利北部和法国的移民,尤其是宗教难民,迁移到巴塞尔,其中包括丝绸业的著名人士。除了贸易之外,他们从事纺纱、染色和织布等行业,在乡村里让人使用出版系统生产丝带,并出口这些丝带。 因此,巴塞尔发展成为国际的丝带行业中心。直到19世纪,巴塞尔的丝带行业仍然兴旺,此外还有布匹、棉花、铁和各种杂货的批发贸易。金额较大的代销和银行 生意使巴塞尔的地位在国际贸易中日益突出。由于他们的事业成功,一些宗教难民于17世纪已升到上层。在三十年战争之后的和平会议中,巴塞尔市长约翰-鲁道 夫•维特斯坦代表瑞士联邦,于1648年达到了瑞士联邦从德意志帝国独立以及其国际法主权得以认可的重要目标 - 这是瑞士的中立性的起源。

向上

寡头统治、启蒙时期和公益事业

在法国“旧制度”时期,巴塞尔的精英也运用法国人的生活方式和语言。巴塞尔商人在里昂、南特或波尔多开设分部。领先的家族为自己建造法国风格的宫殿 (例如“白宫”和“蓝宫”)以及身穿法式服装。巴塞尔市的政治也受 “太阳王路易十四”的绝对国家权力的影响:巴塞尔共和国的统治方法接近专制风格的寡头统治(“少数统治”)。

17世纪末,思想和科学开始在欧洲进行质的改变。认知逐步取代宗教的教条思维。对于 “启蒙时代”新的理性世界而言,数学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其中巴塞尔的伯努利学者家族出了九位优秀、杰出的数学家和物理学家。此外,另一个巴塞尔天才莱昂哈德•欧拉在 圣彼得堡和柏林教数学。在大众宣传方面,18世纪的巴塞尔以易萨克•伊瑟林的作品闻名。他的慈善思想是他于1777年创办的“鼓励和促进良好和慈善事宜的协会” (GGG) 的宗旨。伊瑟林于1787年发起及开设了巴塞尔阅读协会,在紧密的小圈子里讨论当时的各种思想。

向上

革命、传教、分为两州

18世纪巩固了商人、银行家和丝带制造商在政治和社会上的主导地位。一个由富有商人组成的团体成功领导了巴塞尔时,直到海尔维第共和国将政治局势推 翻为止。当1798从巴塞尔和沃州进行海尔维第革命时,原瑞士联盟,包括其各个市政当局与由其统治的地区,在反抗法国革命军队的斗争中灭亡(法国入侵)。 当巴塞尔政治家彼得•奥克斯在巴黎撰写一份瑞士联邦宪法时,法国开始掠夺以及从政治上改造被占领的领土。因此,巴塞尔乡村人口在法律上等同于城镇居民。 19世纪初,拿破仑对英国进行的经济战争使巴塞尔的丝带行业遭殃。但也有商人从“大陆封锁”中获取了利润,例如克里斯托夫•梅里安-霍夫曼。他因此大发横 财,为以他命名的重要基金会奠立了基础。此外,成立于1815年的巴塞尔传教会(现为传教21)仍然是一个如今较有影响力的机构,它与非洲、亚洲、拉丁美洲和欧洲的伙伴教会合作。巴塞尔两州分隔在政治上和财政上影响很大:1833年,巴塞尔州在战争之后分为巴塞尔城市州和巴塞尔乡村州这两个半州。

向上

工业化、金融中心和犹太复国主义

19世纪,工业化和交通改变了巴塞尔:1832年,首次有一艘蒸汽机船在这里停泊。八年后,瑞士的第一个火车在圣路易到巴塞尔的铁路路线上行 驶,1845年开设了城墙内的火车站。不久,每天有火车开往巴黎和法兰克福。在经济生活方面,大部分手工业都受到同业公会的限制。只有工业能够不受其限制 进行生产。向工业化生产迈步的重要里程碑为:将织带机连接到水轮上以及施纳普纺纱厂的第一台蒸汽机。19世纪下半世纪,巴塞尔成为了瑞士的最大工业城市。 由于瑞士联合银行 (SBV)、国际清算银行 (BIZ) 以及直到1996年运营的股市等众多金融机构座落于此地,巴塞尔作为一个现代化金融中心在国际上享有盛名。 1897年,第一届世界犹太复国主义代表大会在巴塞尔举行,撰写了世界历史中重要一章。在此会议中启动了建立以色列国的整个过程。

向上

莱茵河航运、化工和贸易

Johanniterbrücke
Johanniterbrücke

在巴塞尔分为两州以及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之间,巴塞尔从一座由城壁防御的小城发展成一座中大型工业城市。1904年,现代货运在莱茵河上游(直到瑞 士化工厂地区Schweizerhalle)开始运行,在其高潮时代建造了圣约翰莱茵河港口以及克莱恩许宁恩的两个码头。几十年来,贸易提供了最多的就业 岗位,尤其是零售业(Coop 集团)。为了促进瑞士产品的销售,1917年在巴塞尔首次举行一个样本展览会,从而演变成拥有许多专业展览的巴塞尔展览会。在此期间,J. R. 嘉基的药品贸易公司(从1758开始)以及亚历山大•克拉维尔斯的苯胺染料厂(从1859年开始)标志了化工制药业发展的开端,该行业如今已发展成最重要 的行业。此后正在进行一个合并集中的过程,演变出汽巴、山德士和罗氏(成立于1896年)等世界集团, 1996年汽巴和山德士合并形成诺华。

向上

机场、生命科学和建筑设计

由于巴塞尔城市州政策决定的影响范围有地理上的限制,在20世纪,Regio Basiliensis(巴塞尔大地区合作机构)中的合作对于巴塞尔城市州日益重要。本世纪末,生物技术(生命科学)来到了巴塞尔。自1946年以来,两 国的巴塞尔-米卢斯机场(现为巴塞尔-米卢斯-弗赖堡欧洲机场)提供抵达全球各地的航班。除了航空和莱茵河航运之外,1991年丹沙(现为DHL)和泛亚 班拿等运输公司成为了交通产业的最大私营部分,并有国民经济的重要性。当瑞士联合银行和瑞士银行公司于1998年合并组成瑞银集团时,巴塞尔与苏黎世共同 成为了这家世界领先的金融机构的总部。在政治上,1992年瑞士全国人民和各州拒绝加入欧洲经济区 (EEA),不过巴塞尔城市州和瑞士法语区共同赞成加入欧洲经济区。

20世纪与21世纪的文化里程碑当属巴塞尔管弦乐学会(Basler Orchester-Gesellschaft)(1921)和巴塞尔古乐学院(Schola Cantorum Basiliensis)(1933)的建立,以及艺术博物馆的重建 (1936, 2015),后者因其馆藏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博物馆之一。此外,里恩的拜勒基金会(Fondation Beyeler)(1997)与明兴施泰因的Schaulager 美术馆(2003) 皆可列入其中。在体育方面,巴塞尔也通过世界闻名的瑞士室内网球赛(Tennisturnier Swiss Indoors)(自1970年)与巴塞尔足球俱乐部(FC Basel)(1893年建立)而为世人所知。多功能球场“圣雅各布公园球场 (St. Jakob-Park)”由赫尔佐格与德梅隆建筑事务所(Herzog & de Meuron)设计,在2001年获得了建筑界最高荣誉普利兹克建筑奖。这使巴塞尔在世纪之交赢得了领先建筑大都市的声誉。

向上

巴塞尔的徽章

所谓的巴塞尔杖是主教弯杖的形象化模仿。教皇朱利叶斯二世于1512年奖励瑞士联邦各州在他与法国战争中所提供的帮助。他授予巴塞尔人在其徽章中使用金色巴塞尔杖的特权,该巴塞尔杖如今仍然在圣伦纳德教堂的圣坛可见。在1529年的宗教改革期间,巴塞尔又重新使用简单、黑色的巴塞尔杖作为其徽章。

向上